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智能制造領軍企業于現軍做客央視:群策群力,用行業思維解決中國供給側改革中的難題

源自:央視網 時間:2017-12-29 15:41:56 次數:2591

青海快3基本走势 www.fwlsa.icu 于現軍,北京和隆優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和隆優化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專注于產能優化,進行智能制造智能優化軟件開發,幫助企業實現智能化轉型的企業。2017年,和隆優化入選中國品牌日510品牌傳播工程。

央視專訪于現軍

我國存在大量的“二高一低”企業,也就是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的企業,隨著環保壓力的不斷增大以及人們對產品質量的要求不斷提高,這些企業面臨著嚴峻的生存考驗。2015年底,國家提出供給側改革與產業結構轉型升級,這從政策上進一步給高能耗企業施加了壓力,企業轉型勢在必行。和隆優化,專注產能優化十幾年,是第一批基于中國國情開展智能優化軟件研發的企業,現在已經成為行業內的領軍企業。

2017年7月22日,受到中央電視臺的邀請,和隆優化董事長于現軍來到《創新中國》欄目演播室,參與節目錄制,就智能制造在供給側改革中可扮演的重要角色等問題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重點提問:

2015年底提出供給側改革,面臨多種問題,如何看待?

人工智能在制造業領域中的應用在21世紀新一代信息技術條件下逐漸成熟,怎么理解智能制造?

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已經成為中國企業家的共識,那么科技創新面臨的最大障礙是什么?

讓更多的制造業企業盡早享受到先進的智能優化技術,智能制造的未來道路有哪些規劃?

采訪內容:

Q.您所理解的供給側改革是什么?

A:一方面是去產能,把低價值的這種產能去掉,另一方面供給側企業自己的創新、產品管理,方方面面的升級,內容應該是非常廣泛的。它和西方的智能工業4.0還有很大的不同,我們的更加廣泛。

Q:我們現在之所以要提供給側改革,是因為傳統制造行業生產出來的產品不足以達到市場需求。是這樣嗎?我們要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A:改革開放前三十年,我國經歷了一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過程。我們國家制造業的很多產品、產業,產能在很多方面都已經達到全世界第一。比如冶金行業,連續十五、六年在全世界排名第一,超過其他國家的總和,產能已經過剩。另一方面,用戶的消費需求,越來越高端,越來越多樣化、個性化,傳統制造已經無法滿足這種需求。因此需要產業升級,主要靠智能生產智能制造完成。

Q:靠技術能完全滿足這種需求嗎?

A:應該是不能夠的。智能生產智能制造由兩方面組成,一方面是硬件升級,使用智能機器和智能系統,另一方面還需要人的智慧、理念的升級,要實現人機合一。要求管理者首先有新工業的這種思維,要求我們的操作人員不能像以前那樣只懂一些簡單的操作,需要他對整個生產裝置,整個生產企業的工藝、設備、測控儀表方方面面融合到一起都要有全面的了解。

Q:所以智能生產智能制造不是一語雙關,而是一語多關。

A:是的。智能制造這種大型軟件系統,其實是一大群特別有經驗的操作專家、管理專家、工程技術專家、設計專家,通過數學模型,通過大數據,整合在一起,代替人類操縱生產線??梢曰竦酶玫男б?。

Q:你覺得我們現在的制造企業,和國外相比是不是一樣的?

A:差別太大了。在中國硬件升級更容易,人的思維的升級,新工業思維,領導與員工的改變,需要漫長的過程。我們國家的制造業,各個階段的都有,我們在用智能生產幫助企業升級的過程中,會碰到這樣的情況,一些企業認為裝了監控就是實現生產信息化了,加了打印機就是實現了辦公自動化,加了儀表就實現生產自動化了,這是領導意識不到位。這是一個需要慢慢改變的過程。尤其在離散制造業,我們跟西方的差異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像汽車制造業,如寶馬、奔馳,幾十秒就能夠在生產線上生產一輛汽車,一條生產線能夠生產若干種車型。這是因為應用了強大的智能制造軟件和智能優化軟件。

Q:人的思維的轉變是目前最大的障礙?

A:應該是的。從國家層面,十二五、十三五都把智能生產智能制造作為行業發展的重點方向,并加以政策的支持,我相信,在國家的大力支持,行業與企業的努力,這種進步過程一定會比西方短得多。

Q:智能制造和智能優化是什么概念?

A:智能,主要是人工的智能,把人的智慧的一些思考、判斷、決策,轉變到機器身上去,將大量的專家的思維、經驗變成數學模型,放到機器中,就變成智能機器了。優化是更加智慧的邏輯與算法的綜合,是尋找整個工廠、裝置的最佳運行點,自動尋找裝置的最佳運行點,產能是否達標,產品質量是否合格,能耗是否最低。

Q:我們能夠接受這種成本嗎?

A:德國汽車業之所以這么發達,是因為進行了上百年歷史的研究與投入。我們國家的研究充其量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才在石油化工等行業開始。主要從國外引進,引進一套設備動輒上百萬、上千萬。但國家引進智能制造技術的決策是對的。我們研究了十幾年的軟件,目前完全能夠與日本新日鐵的技術匹敵,但成本是國外的幾十分之一,所以很快在國內推廣起來了。但國內的研發有很多國外企業不能比的優勢,中國有西方國家沒法比的國情。一些是有利的,一些是不利的。比如現場條件太差就不利。

Q:所以說我們的智能化系統研究是比較務實的。

A:嗯。目前我們研發的投入產出比是非常明顯的,如冶金行業的智能生產智能制造軟件投資回收期大概半年。

Q:那這行的門檻并不高?

A:門檻很高。但研發完后,到了推廣階段,核心技術突破后,就可以很快將它應用到不同的裝置、不同的行業,就感覺門檻很低了。

Q:研發起步的門檻高,但是軟件的適應性強,其他行業使用起來,門檻就降低了。那目前我們的服務商,研發團隊的情況是怎么樣的?

A:我們目前核心的技術,不管硬件還是軟件都到了大批量推廣階段,已經可以向兩高一低(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益)的企業推廣。我們國家的制造業主要是靠低效益的常規制造化,一般利潤才幾個點。很多企業一年的應收三、四千個億,但利潤也就幾十個億,效益非常低。原材料和人力資源的紅利都消失了,環境壓力嚴重,產品沒有特色,同質化嚴重,產能過剩,只有靠內部升級,將自己的生產、產品質量提高到一個高水平,滿足客戶需求,將產品能耗降到最低,企業才能提高利潤,生存下來,競爭力也達到最好。

Q:研發的成本很高,是不是很多企業都不自主研發,委托像您這樣的專門研發軟件的企業來做?

A:沒錯,研發的成本高,而且需要研發人才能夠非常有韌性,不能急功近利,因為這是一個跨界、跨領域的邊緣技術。

Q: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對軟件開發企業來說,要求提高了,要求對不同的行業不同的企業目前那發展的現狀。你有過制造業的工作經驗嗎?

A:我曾經在中國最大的氯堿化工企業工作過十多年。我們對生產過程的研究必須達到很深的了解程度。對工藝、設備、測控儀表等有全面的了解后,才能形成一個能夠代替人力的操作系統。

Q:和企業溝通合作的過程中存在哪些障礙?

A:以前有。主要是領導者思維的障礙。以前規?;?,有規模就會有效益,企業領導對面向企業管理、生產過程精細化操作的以及自動化操作的,根本不放在心上。現在不同了,隨著產能過剩,國家對環保治理的趨嚴,迫使部分企業必須降低成本,提高生產效益。

Q:所以對這部分企業來說,壓力更多來自政府而不是市???

A:政府是一方面,但市場的壓力也是存在的。市場已經存在嚴重的產能過剩,制造成本如果太高,總會被制造成本更低、質量更好的產品比下去。所以企業只能提高生產效率。

Q:那么您認為在實現智能生產的過程中政府可以有什么作為?

A:政府可以做的太多了,比如對制造業的重新定位,對制造業各種政策的支持。如果一個國家的制造業不強的話,難說真正強大。咱們現在制造業很多企業都是胖大,而不是龐大,智能生產智能制造主要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目前國家政策大力支持智能產業,我們非常有信心。

Q:為了讓更多企業享受智能優化技術,讓企業生產效率得到大踏步提高,有哪些建議給政府、企業和研發機構?

A:對政府,加強對民營企業的研發支持力度。中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業是中小微的民營企業,很多的創新其實就在這些民營企業。對企業,一方面是外部環境迫使它做出了改變,企業管理者以新工業思維重新定位,重新給企業制定發展戰略。對同行的科研機構,大家加強合作。單靠某一個企業,或幾個企業,很難做成國外的成就,給社會帶來巨大的變革。

Q:真正引領產業升級換代成功還是需要大家的參與,每個人都出一份力,每個人都降低智能換代的門檻,更多享受技術進步帶來的成果。目前有哪些規劃?

A:我們目前所做的研發,針對裝置企業的大型軟件已經開始大批推廣,馬上又要給最大的民營企業進行大信息化系統組建,但是,到下個階段,就是若干個主干企業整合到一起,也就是西方已經完成的,這就不是和隆優化一家能夠做到的事情了,而需要發揮集群效果,這需要政府、大專院校、企業,群策群力,一起攻關,達到每個行業都優良發展。該去產能的產能一定要去,低價值高污染高耗能的該關閉的關閉,那么生態就會越來越好,我們國家到那時候也就一定會成為一個制造業的強國。

主持人結語:智能制造,一方面代表技術的智慧,一方面代表人的思維的智慧和人的管理的智慧??贍芎笳卟攀歉匾?,人的智慧才是真正的中國智造的指標。

反思:通過對于現軍先生的采訪,我們看到,作為一個企業家,要具備行業思維。很多事業,不是一家獨大就能做到的,尤其是智能制造行業,需要整個行業的合作,國家的支持,大專院校等研究機構的努力,只有大家一起群策群力,一起攻關,才能成功實現各產業的智能升級,實現每一個行業的優良發展。